我是谁

此生我必须努力,只因在你面前吹过牛皮

没什么经历,也没什么成就,简单回顾下过去虚活的22年吧

1997年,那是一个春天,我在侨乡恩平出生。

6岁那年,因为错过了小学入学报名,我在幼儿园多玩了一年,并学了一点儿童奥数(那时候只觉得这东西真好玩)。这一年,尽管认识的汉字还不到一百个,但因为幼儿园教了汉语拼音,我学会了打字。也是在这一年,我还学会了上网,并开始在中国游戏中心玩斗地主和BOBO。我敢肯定,当年的人骂队友没有如今这么难听。我喜欢跑到聊天室去发表情刷屏(反正不识几个字),总有无聊人士跟着我一起刷起来,因此没少被踢。还是在这一年,我在挨打后第一次“离家出走”,在家附近的小巷里静静地坐了三个小时才被找到,从那以后父母再也没有打骂过我。


当年的BOBO

大约2006年左右,我开始上天涯、猫扑、贴吧,以及其它已经叫不出名字、不知道是否还存活的论坛。我还记得当年我的网名是无聊VS快乐,密码则是123456。大概2008年的时候我的天涯、猫扑的帐号连同注册用的邮箱都被盗了,可怜我在猫游记里花费的那么多精力。

那时候我在贴吧接触到了批处理,以为那就是编程,甚至萌生了一个黑客梦,然而我花了半年时间都没搞明白管道符是什么东西,只能用goto、echo、pause、set/p和if写点奇奇怪怪的小东西自娱自乐。后来我醒悟到了,这东西不适合我,然后又跑去学PS和FLASH,企图成为一名炫酷的闪客。可惜,我没能坚持多久,一来我实在是对美术和设计一窍不通,二来AS对彼时的我来说简直宛若天书。

小学高年级,面临升学之际,我又开始接触奥数(后来我才知道我们这种小地方的“奥数”和真正的奥数根本不是一码事)。我惊讶地发现自己似乎颇有天分,对那些乱七八糟几何、代数、运筹、博弈、数论、排列组合之类的题目手到擒来(当然是为小学生简化过的),周围的伙伴还在纠结和差问题的时候,我已经能解决线性规划问题。这给我带来了极强的成就感,致使我后来搞了6年的数学竞赛(然而几乎颗粒无收)。

快乐的童年终将逝去,随后三年灰暗的初中生活让我尝到了不少苦头,也使得我曾一度终日抑郁和烦闷,只有在一头扎进古诗词和数理公式的池塘中(就那点东西远远称不上海洋),才能有短暂的内心平静(然而我也没能学得有多好)。那几年3G通信和智能手机开始流行,大家都开始说着微博上的流行语(我已经忘记有哪些了),而我心里仍然只有斑竹、大虾、河蟹、天亮了、俯卧撑和贾君鹏。上了高中,我依旧孤僻、狂躁、自卑,也没想过要交朋友,暴饮暴食,第一年就增重40斤。我总感觉自己和别人隔着一道沟。后来有儿时玩伴问我:“你8岁的时候,就成熟得像个14岁的人;为什么现在18岁了,你还幼稚得像个14岁的人?”

尽管花了很多时间去搞数学竞赛,但我也只是在麻痹自己,其实并没有学到什么东西,几年下来也只拿到一些没有含金量的小奖。

高三那年,我竟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压力(复习很轻松的那种无压力),并且在日复一日的习题中逐渐丧失了对学习文理科所有科目的兴趣。高考,和我之前参加过的所有考试一样,两周等待后等到了意料之中的糟糕结果。后来,我的课内学习再也没搞好过,那个初中就懂多元定积分的人,上了大学后连对数运算都不会。

2017年,我机缘巧合之下加入了武汉理工大学开源技术协会。从此,我每周会花10个小时写代码,其余时间都在玩游戏——在此之前,所有时间我都在玩游戏。至于上课,这几年我就不怎么去。每周10个小时,当然不多,难以保障自己找一份好工作;但是让自己技术比同年级其他人好一点,绰绰有余。很快,两年就这样过去了。

这就是我,过去的我。

失去,未必能让人懂得珍惜。但我希望,已经挥霍了22年时光的我,能走好接下来的22年。

Show Disqus Comments